野鹤昂藏未是仙 郑孝胥的对联(下)

2019-09-09 15:06
来源: 作者:曹鹏字号T|T转发打印

郑孝胥(左)与溥仪

郑孝胥是晚清至民国时期最活跃、最著名的书法家之一,他的书法成就在专业领域没有什么争议。其楷书远宗欧阳询,近师张裕钊,行楷兼具隶意,能看出对苏轼、米芾都有借鉴,字体结构紧严,个性风格明显,与晚清民国崇尚北碑的趣味相符。他在日记里经常有观赏碑帖的记录,也会对古人书法进行品评,如1919年2月1日“张二水长卷,王觉斯写《八关斋》一卷,又一卷用隶书写《八关斋》,张、王终有邪气。” 王铎写的《八关斋》,天津曾有影印本出版,其字不可谓之不高,但是郑孝胥感觉到的邪气也确实存在。他对赵之谦也很不以为然,同年2月26日记道:“婉紃乃翰风之妇女,乙盦云,赵撝叔于书家无不轻诋,而独称张婉紃之能。余观所作殊不善,尚未及张廉卿、李药农阅历之深也。赵撝叔油滑入俗,不可为训,足见前辈于魏、齐碑所得尚浅耳。”

郑孝胥临池勤奋,其日记里经常有“作字数十幅”的记录,如1920年10月5日:“写对十付,屏二十条助赈。”这就写了至少四十张纸。另外,这条日记也证明郑孝胥热心赈灾捐赠由来有自。他的书法创作有高产的传统,据说他1938年下野后暴毙也是因为当天写了八十幅字累着了。

郑孝胥是晚清民国诗坛的重要人物,其诗作传诵一时,他的日记里有不止一次记录访客对之背诵他的诗集作品,甚至有一位“江苏姚某号鹓雏者,能背诵《海藏楼诗》全本”(《郑孝胥日记》第1420页)。他的诗歌成就与艺术魅力由此可见。诗文才学过人,事功成就过人,使得郑孝胥自视极高,凡事不作第二人想,这在郑孝胥的对联撰稿中体现得很明显。如1909年3月2日,他为自家的企业日辉账房题写了门联:

“经营凭赤手

衣被遍苍生”

字面上平白朴素,用暗喻表达白手起家、雄视天下的气概,不是一般的生意人所能梦见的。

同为朝廷命官出身而致力实业,能文能武,郑孝胥与张謇关系极亲密,他在张謇三十岁时集杜甫诗句为联寄给他:

“雄剑四五动(杜甫《前出塞九首》)

才名三十年(杜甫《戏简郑广文兼呈苏司业》)”

1912年6月18日他在日记里写道:“集《出师表》、杜诗句云:‘苟全性命于乱世,独立缥缈之飞楼。’昔在龙州,尝集杜牧之、黄鲁直句云:‘战贼即战贼,为吏即为吏;肮脏自肮脏,伊优自伊优。’求季直(张謇字)书之。”这说明郑孝胥与张謇对联唱和索赠来往非常频繁。

别人恒患才学不够,而郑孝胥的问题出在才学过人。1912年4月26日,他记下:“偶作联语曰:‘兴到之语,未可为训;才多是患,不能自休。’”

郑孝胥撰联的路数极宽,除了集句外,因人因地所撰联语,都很贴切。1919年7月25日:“林丙南求写格言,偶撰一联,曰:‘处顺安常,世味自淡;损人利己,我意不容。’”有人求写格言,郑孝胥就能创作一条格言出来,虽然所言也是常理,不过能如此轻松应酬也非高手不可。

郑孝胥于对联的文字创作眼光很高,外出看到对联除了品评有时还会修改,如1929年4月2日:“李云书约至觉林晚饭,菜味甚美;壁有狄楚青联,曰:‘闻香是犯戒,得味为破斋。’余谓,何不曰‘破斋缘得味,犯戒为闻香。’?”素斋馆所挂对联作者狄楚青是报刊出版界人士,于郑孝胥是同行与朋友,对比体味一下狄楚青原作与郑孝胥改作,很明显后者技高一筹。

他日记里所记收到别人所赠文房四宝图书甚多,其中有一册《绵桐馆集联汇刻》,这些对联的资料对他应当不无参考价值。1920年5月9日:“诣九华堂买联对一匣,将以书赠陆干卿”“金泽荣之徒郑夏卿来访,持金代求联二合及诗文集一册。”在他卖字很火、先润后笔的同时,仍然会为赠朋友对联而去店里现买对联纸,可见自己并无存货。

清代至民国时期,文人书法家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为人书写祝寿诗文条屏与墓志碑志,郑孝胥的日记里有大量相关记录。如1919年6月30日:“为缪小山作寿联云:‘纸阁唱随,眉寿方永;玉堂名宿,掌故在兹。’”在重孝厚葬的社会环境下,操办者往往不惜代价追求名家撰书墓碑。郑孝胥日记1917年9月10日:“夏剑丞昨言:陈伯严作袁海观墓碑,得润笔一千两。”郑孝胥特别记了这样一宗他人的润笔收入,可见数额惊人。陈伯严即陈三立,是当时的名诗人,其儿子陈衡恪(师曾)、陈寅恪等都享有盛名;袁海观曾任多地高官,其儿子袁思亮是陈三立的得意门生。寿联与挽联也是文人士大夫彼此之间的笔墨交往,如1920年8月8日:“作挽元素联曰:‘良贫益豪,始见高节;任达可死,安能合汙!’”并且“自出买绫为挽联。”葬礼挽联,以白绫为贵。

郑孝胥书写过一副别人集苏轼句的对联:“锦袍错落差相称 野鹤昂藏未是仙”。上联出自:“此带阅人如传舍,流传到我亦悠哉。锦袍错落差相称,乞与佯狂老万回。”下联出自:“石耳峰头路接天,梵音堂下月临泉。此生初饮庐山水,他日徒参雪窦禅。袖里宝书犹未出,梦中飞盖已先传。何人更识嵇中散,野鹤昂藏未是仙。”一般的苏诗选本都未收这两首,显然集之成联者熟读苏诗,而郑孝胥大概也对其中所含的退隐江湖悠哉游哉的意思颇有同感吧,可惜他功名心过重,聪明过头反为聪明所误。

2019年7月25日北京闲闲堂
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(查看)
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

图说天下
pk10北京pk拾大小计划